0%

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是个快乐的人——同孩子一般无忧无虑。

我热爱大海,爱她的蔚蓝,爱她的广阔无垠,大海能包容一切,我也热爱『海的女儿』,一一就是那个善良又可爱的小人鱼一一她能唤起我儿时的美好憧景;她有一颗装满爱的心,同大海一样也能包容一切。于是,我决意驱车去丹麦一一那善良可爱的小人鱼的故乡。妻显出不屑一顾的样子:她不相信我会这样做。我努力证明这不是在开玩笑,妻只是笑笑:

『你像个孩子一样天真!』

或者是为了和妻赌气,或者因为确实有些资质——我俩都是丹麦语教师,并有政府签发的特殊护照。最终,我真的启程了,妻就坐在身旁。

阅读全文 »

正月,见天儿有亲戚来,拜年的、串门的、不知道干什么来的。虽是一年不曾相见,却并不感到十分亲切,疏远了么?姑姑家的表哥年长我许多,他女儿春燕同我一个年级,此表哥携众家眷来拜年。

『春燕怎么没来?』我父亲问。

『睡觉呢,昨儿学习,熬了一夜。』

阅读全文 »

此分类下文章日期不详,所注日期均为估算。

我高中过得很不愉快,长期处于压抑状态,当时总感觉自己在出汗,精神非常紧张,主要的排解方式就是写东西。毕业时我攒了一些当时觉得写得不错的文章,存放在老家的书柜里。大学时寒暑假回去就拿出来翻看,渐渐发现写的也不怎么样,于是扔进炉灶毁掉一些,剩下的装了一个文件袋继续保留。后来我在北京买了房子,嘱托姐姐将这个文件袋寄来,没想到再一次翻看时发现留下的这些也不怎么样,可见人的思想和审美是不断变化的。

——2016年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