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朵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

中国向来是个『内向』的国家,农村则表现得更加保守。朵就出生在这样一个保守的村庄。父母都是农民,自然勤劳善良,家庭的熏陶下朵也是个勤劳善良的孩子。由于保守,父母只知道孩子应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从不鼓励朵发展课余爱好,甚至从来不让他读一本课外书。不过天性终归不易被抹杀,朵还是变得兴起广泛,她喜欢画画、唱歌。

上了初中学习内容变得极其丰富,新增了好几门有意思的课程,尤其是音乐课,那位漂亮的音乐好师总能让课堂变得生动有趣。朵越来越喜欢音乐了,她瞒着父亲偷偷攒钱买了一把笛子。到初三时已经吹得很好,不过只敢在学校吹。

阅读全文 »

这篇文章大概标志着我的世界观正式形成

我不知道“思想”如何定义,也不知道“理论”是否必须严格论证。下面要说的话,大约既不是思想也不是理论。权且当作一次思维的航行罢!

一、人活着干什么?

首先以“人活着干什么”作为起点,开始思考。人活着是要做事情,做什么事情?这由欲望决定,我大胆宣称:人类的一切行为都由欲望主使!我先说说人类五花八门的欲望。

阅读全文 »

据说鲁迅的文章已从语文课本中彻底删掉,阿Q成了80后独自的回忆。这一篇是在文理分班之后帮一位分到文科班的同学写的,时间很仓促,她大概是着急写不出才来找我。效果还不错,甚至语文老师亲自在课堂上朗诵。当老师读到“该死的语文老师偏偏布置一篇邪门的作文……”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导致这位同学很不满意,许是她自己誊抄时并未留意此句。

  • 第一章 序

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据说极佳,我也确实觉得它比我的作文强很多,因此本来并无再写阿Q正传的冲动。然而该死的语文老师偏偏布置一篇邪门的作文,我便不得不认真思考这愚昧而又可怜的阿Q。忽而觉得这阿Q仿佛确乎就是我自已,进而同桌也像阿Q,周围的同学也像,老师也像,忽然间一大片的,全都成了阿Q……

至此,我便极乐意再作《阿Q正传》,只是阿Q不再是未庄那个无名无姓的阿Q。

阅读全文 »

高中时写过好几篇微小说,现在看来已是不忍直视,青涩幼稚,有些完全是《读者》风格,挑来拣去仅留下这一篇,算是一个有关情窦初开的故事吧。

路灯下,她一只手端着一本五线谱的乐谱集,另一只手有节奏地上下挥动着。走近,能听到她在轻轻的哼唱,间或会停下来——由于这里没有台阶之类的东西,她只好站着,一手拿书、一手挥拍。这样,唱完一页时就得停下来——用挥拍的那只手翻一下乐谱。之后,继续哼唱。或许,天气凉了些,加上晚间有丝丝夜风,她的声音沙沙的,并且她总是用很高的音调哼唱,每个音符都悬在半空,大有摇摇欲坠之感。尽管哼唱的都是一些简单的练习曲,听来竟觉有些凄凉之意。

image

阅读全文 »

这是一则寓言故事,我不知道那时候为什么会想起来写寓言。

河底一艘沉船,木质,已快腐朽,正气愤地对周围的朋友说:

​“这该死的石头实在太坚硬了,快把我的背压烂了。”

“哪啊!再硬的石头也会被我们铁家族的钻子弄得粉身碎骨。”沉船上面铁制的桅杆道。于是这一伙展开了一阵激烈的争辩,到底谁最坚硬呢?沉船首先发言:

“想当年,我也算得上坚韧不拔,也曾乘风破浪披荆斩棘……“

阅读全文 »

老婆说:为什么你在高中时期会写出这么骚情的东西?现在看来,这正是我最大问题的根源:感兴趣的东西太多,不知如何取舍,无所精专、一事无成。

大学是我的初恋,美的,又是痛的。或许为了她我会撞得头破血流,并且极可能失恋,但是,那真的是必须的。

书籍是父母兄弟,教我做人的道理,教我喜怒哀乐,教我爱恨情愁。

阅读全文 »

这算是一封未完的信,写给爸爸妈妈的。事实上我们并不真正理解父母的年代,只是片面的认为那一定是一个苦涩、辛酸的年代,而他们作为当事人或许一直认为那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年代。

这里面黑洞洞的的,空间狭小,又弥满了呛人的灰尘;这是一个窄斜而且深的洞,最里面是低而陡但又较平整的煤壁,斜的地面上有两道深深的辙,内中尽是水——黑色的水;这个洞,人们叫它”碳窑“。窑的最里面,即煤墙那边,隐约有一星黄的光。那是一盏微大于拳头的油灯,瓷制,外面粘满了黑色的泥,这泥是灯里渗出的油和着空气中飘来的碳粉积聚而成的,已经很厚。乌黑的油灯固定在一顶同样污黑的毡帽上面,戴帽子的是一颗年轻却苍老的头。昏暗的灯光下,这是一张乌黑的脸,只在眼中还炯炯的有些光。这个人同这个洞一样斜躺着,着一双旧但还乌黑的雨鞋,其中一只就踏在那注满黑水的辙里。他仰面,为了灯油不致流出来;他双手挥一柄尖嘴镢——一样也是乌黑的。

阅读全文 »

这是第二篇演讲稿,为校演讲比赛准备的,这个比赛是乎是以文明为题,而我没有写积极向上的东西,负责比赛策划的老师看过之后表示不满意,要求我大幅度修改,我有些不情愿,而且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让我更加纠结——这位老师是个美女。最终演讲还是基本维持了原稿,因为说的好多都是实话,这个演讲在全校范围内博得了更热烈的掌声。

榆中是一所名校,历史悠久、师资雄厚、设备先进。幸运至极,我上了榆中,却发现榆中的优势仅仅这些。

教室的地板每天扫两次,然而我觉得这还不如我家两天扫一次的干净。有些同学比较明智,放学后干脆溜之大吉,于是拣废纸的老爷爷和老奶奶争先恐后地冲进教室,倾刻间满地的垃圾全都变为可再生资源。

阅读全文 »

这是一篇演讲稿,大约是高一时候写的吧,在班级里演讲得到了热烈的掌声,同时被选中参加校演讲比赛。

读初中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考上高中,考上榆中,这同时是爸爸、妈妈、哥哥、姐姐的共同心愿。有一次,姐姐对我说:强子,如果你考上榆中,姐就给你买一台电脑!姐姐没有上高中,无奈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然而我知道,她的工资刚能填饱肚子。尽管这样,从那时起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考上榆中。

阅读全文 »

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是个快乐的人——同孩子一般无忧无虑。

我热爱大海,爱她的蔚蓝,爱她的广阔无垠,大海能包容一切,我也热爱『海的女儿』,一一就是那个善良又可爱的小人鱼一一她能唤起我儿时的美好憧景;她有一颗装满爱的心,同大海一样也能包容一切。于是,我决意驱车去丹麦一一那善良可爱的小人鱼的故乡。妻显出不屑一顾的样子:她不相信我会这样做。我努力证明这不是在开玩笑,妻只是笑笑:

『你像个孩子一样天真!』

或者是为了和妻赌气,或者因为确实有些资质——我俩都是丹麦语教师,并有政府签发的特殊护照。最终,我真的启程了,妻就坐在身旁。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