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天忙完工作以后,我第一时间来到滨海路,视频中白衣女子出现的地方,这里有一根白色的路灯杆,周围是一块空地,地势比海滩高一两米,站在这儿看海视野很好,海风吹来凉爽舒适,如果每天都能呼吸到像这样清新的空气,或许我的生活就会少一些苦闷了。看了下表:18:30,今天她还会准时出现么?

18:54,兜里昨晚拣到的诺基亚手机响了,铃声是莫扎特的《土耳其进行曲》,忽然听到陌生的铃声我有点儿手足无错,慌乱中刚刚接通电话,却看到人已出现:白衣女子正从不远处徐徐走来,左手拿着电话,右边胳膊夹着一块画版,她走近以后我不由得端详起来:还是那件米黄色的裙子、长发及腰、脸庞清秀,皮肤似乎比上次见面时光滑细腻,鼻梁的轮廓更清晰,两腮也比上次瘦些。忽然意识到之前的相遇要么是雨天昏暗的车箱、要么是半梦半醒的虚幻之中,好像从没有看清过她的脸,今天却不一样,温暖的夕阳均匀地打在她明媚地脸上,互相映衬,美不胜收!她见我盯着她看了许久,脸颊一下红了:

阅读全文 »

现实是一只忙碌的动物,还没来得及为美女画速描,就被公司派去余杭出差,这算什么?出差中的出差,差中差么?!

余杭高速收费站的工作人员帮忙叫了一辆黑车,我得以在晚饭之前赶回杭州市区,这算是非常高效了。江南的一切都显得精致,就连街道似乎也比别处窄,职业习惯迫使我迅速估算出这里的车道宽度仅有3.2米,把手伸出车窗就能与隔壁车里美女握手,当然,这样做很危险,请勿模仿。匆匆吃过晚饭,我一个人来到西湖边吹着凉风闲逛,只有这样才能缓解我身处喧闹的孤独无助和看似忙碌的碌碌无为。

阅读全文 »

这一阶段工作已经无聊到极致,之前提到过,就是数车,具体讲就是在十字路口架几台相机,24小时拍摄每个方向的过往车辆,我们录像拷贝回来在电脑上一遍一又一遍的播放,从里面统计车辆的数目、车牌号码,并记录下几点几分几秒有一辆什么颜色的车闯了红灯,几时几刻哪个方向出现了拥堵,几时几刻发生了事故……等等等等,怎么样?酷么?唉!

好在,跟Winny的关系有了转机,人在愉快的时候总是能够忍受更加无聊的工作,甚至工作效率也会提高。我们工作的地方就在当地交警大队,离宾馆大约5分钟的路程。我去的时候,早起的同事已将前一天的录像数据拷贝好,4台电脑分摊开来每个人负责一个路口,24小时,几十个G的数据,还不止看一遍,,,想想就头疼。做这件工作,我是效率最低的一个,盯着4倍速快进的录像不停地看,我一会儿就困了,常常在不自觉地打盹儿。

阅读全文 »


        

是谁在远方遥望我的月亮?是谁在窗外吟唱我的哀伤?

有时候想,生活就是一种创作,有生活就会有故事,所以只要你愿意,整个后半生都可以写成小说。海里游泳回来以后的几天,接二连三的睡不好觉,总感觉分不清梦跟现实,同事们也怪怪的,Winny似乎在疏远我,,,隐约体会到那种失去信任的恐怖,在梦与现实交织的某些时刻会突然不知道谁是真谁是假,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确定这就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

这个时候有些想念那个长发女子,大概只有她能信任我,我开始考虑她从何处来,什么情况下会出现。今天是周末,索性拿起相机出去转转,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宾馆的南侧是一条林荫道,拐弯的地方有一棵歪脖子树,树干歪到你甚至可以徒步走上去。真的可以走上去,因为我试了一下,在树干上转了个身,发现对面有个钢琴展销厅,真是意外收获啊,生活也是这样,沮丧的时往往一转身就会有惊喜。忽然很想去里面看看。

阅读全文 »


        

映像中去年七夕在浙江海盐,一个人住空荡荡的三人间。这里是钱塘江的入海口,我第一次看见海,最深刻的感受就是“大”,不只是一望无垠那种大,你平时所见的波纹、涟漪,在这里都被放大若干倍。傍晚时候,有风,观潮台下面波滔汹涌,浪来的时候拍得石壁啪啪响。当时我也叠了小船,放入汹涌的海,它荡啊荡漂了好远,比其它人放的孔明灯还要远。。。

今年的七夕,我来到烟台,这里的海看上去更广阔,但不那么汹涌,开发区有10公里的海滨公路,开车从东向西一路都能看见沿岸有下海的人,好像这里的居民都是两栖动物。新闻上说台风“梅花”可能到达烟台,我怂恿同事们在台风来临之前去海里游一次泳,不然就没机会了。买泳衣的时候已然漂起了雨,我说雨后的水会更温暖,同事将信将疑,但我没有骗人,小时候雨后去坝里凫水的情形历历在目,只不过现在面临的是海水。

阅读全文 »


        

下午出发同Winny还有另外两个同事去烟台。走之前看了看碗里的三条鱼还都很活蹦乱跳,同事不同意放生索性就交还给她照顾,Winny花盆里的文竹也绿了许多,生机勃勃。

工作性质比较特殊,我常常奔走于全国各地的高速公路,有时候还要频繁出入当地公安局的指挥大厅。经常在不同城市之间游走,有机会坐在各式宾馆的窗前遥望每个城市的星星,有机会在各地的高速公路栏杆外面撒尿,有机会在新疆戈壁的立交桥上伴着轰隆声酣然入睡,也有机会在长春的山东菜馆里吃到北京烤鸭。松花江、玄武湖,回忆时不记得忧伤,全忘了辛苦。。。去烟台的火车要14个小时,四个人在火车上玩牌的空档我又走神了。

阅读全文 »


        

马上要出差了,每次临走前都要给吉他松弦,我对丫不薄,丫却对我不义,琴桥的地方已经开裂。明天去烟台,今晚还能不狠狠折磨丫!就会那么几首歌,却每次都不能从头到尾弹一遍,总有那么一首歌把你留下来,弹完一遍又一遍,唱了一遍又一遍。听过的歌不算太多,但喜欢的歌都听了不下百遍,喜欢的歌手、词曲创作者彼此都有一点瓜隔,有着永远掰扯不清的故事。比如老狼、比如高晓松、比如筠子、比如《春分》、比如《立秋》、比如《青春》、比如汪峰、比如朴树、比如《那时花开》、比如《我心飞翔》,,,春分早过、立秋将至。

阅读全文 »


        

大概已经过了早饭时间,我睁开眼,确定今天是周末,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醒来,然后不记得昨晚是何时睡的,写着司机师傅电话的纸还在床头,我把它收进钱包里。看了一眼盆里的衣服还泡着,推测睡得不算太晚。。。衣服晾出去以后我开始弹吉他,隔壁的小Baby似乎很爱听我弹,我一停下来就听见它哭,也有可能他想要表达的是:“妈的!终于不弹了,一定要让丫听见我的不满!”唉,好吧。

约好下午跟Winny去接她同学,刚出门就开始下雨,不带缓冲直接倾盆,光头老板的菜地(或是猪圈)很快变成泥沼,过马路时雨水已经没过小腿,不知道是雨横着下还是我的伞漏水,感觉后 背心都湿了。钻进公交车的一刹那,我想起来衣服还没收,心都凉了。。。

阅读全文 »


        

早上六点多时突然醒过来,发现衣服鞋子都没脱,迷迷糊糊感觉要迟到了,看了眼手机匆忙洗漱,洗完了才意识到正常应该是7:30起床,,,又亏了。。。隐约记得昨夜好像有奇怪的事情发生,有雨,有血,有女子,有,,,呃,,,大约又是做梦了。

走的时候又开始下雨,我预感整个夏天都不会见到太阳了。路过烤串摊儿,看见光头老板把门前的土翻了个底儿朝天,猜不透丫是要种菜还是要养猪。到公司时恰好看到几个同事围着我的“烤鱼”,我喊了一声:

“不许偷吃,还没长大呢!”

阅读全文 »


        

天气预报头一回这么精准,说下雨就下雨,说下几天就下几天,而且朝九晚五不带迟到的。每天都是冒雨出门,上班,加班,冒雨回家。这样让我觉得很不安,似乎世界变得可以预知了,我决定等雨小些再走。

网上碰见中学时代的朋友,她是我最早的读者,在那个还用钢笔和稿纸的年代,我写好东西寄给她,她读过以后再把读后感寄回来,告诉我不要胡思乱想要以学业为重。现在我把字写在网上,还是她跑出来告诉我写东西伤神,是啊,真伤神,你们多讲些故事给我听就好了。

雨小了。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