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结婚十年,我从来没给老婆买过花,仅有两次把公司颁奖礼的花束带回家去,她总是认真地找出一个花瓶插起来。为什么不买花呢?一是我读书少阅历浅,大概没看到花对于生活的价值;二是不擅长买花这门技术,倘若走进花店应该问什么?

照我的想法,就应该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来表达爱意,可是我擅长什么呢?总不能写一段代码吧?况且写代码我也不一定写得比她好,谁叫我们是同行呢!不过同行也有同行的好处,我们可以一起加班、一起出差、一起排演年会节目,漂流骑马农家乐、软件算法一家亲。感谢元旦过生日的大老板和那帮热情真诚的小伙伴,十几年前我们就搭着团建的顺风车,畅游昆明丽江大理三亚,也算尽享红利了吧。

阅读全文 »

老婆从邻居那里买了一箱杏,说是从百年老树上摘下来的,个头像鸡蛋一般大。我说看着就不好吃,她吃了一颗说挺好的你尝尝,我接过来咬了一口,果然不好吃,意料之中的涩,甚至果肉里吃出了草梗一样的纤维。我对她说,你知道什么叫作除却巫山不是云么?

老家隔壁六奶奶的屋前是一座不小的山梁,名曰“杏树梁”,顾名思义满梁都是杏树。杏树花季很短,粉白的花凋谢以后过不了几天就能看见满树的绿色果实,幼小的杏子青绿、带着细细的绒毛,就像一颗缩微版的桃子,家乡话叫做“酸毛杏”,特别形象生动,浑身长着毛而且特别酸。小孩子不怕酸,小学班里的同学经常去隔壁村偷酸毛杏,我家的教育凡是跟偷沾上边的事是万万做不得,然而我也参与过一两回,我一点也不馋这种酸涩的生果子,只是想跟班里的同学合群一些。当然我们很少偷同村的杏,村里都是一个姓的户家,非亲即友,只有隔壁村才是敌人,隔得越远越好。然而六奶奶家满梁的杏树却也熟不了几颗,在酸毛杏的时期就被摘光了。

阅读全文 »

跑步、练琴、写字、磕长头大约都是为了内心的宁静,花花世界里那些早已脱缰的心猿意马不至于全无约束。

15里路有多远?7.5公里,照我目前的配速40分钟可以跑完,40分钟是小学生一堂课的时间,语文老师的板书擦了又写、粉笔灰乱飞,想想就挺久的,倘是跟漂亮的同桌聊天却又觉得40分钟远远不够。如今每天上下班通勤距离有15公里,早出晚归、一天两趟再平常不过了,退回到儿时这竟是一段遥远的距离。

阅读全文 »

《论语·子罕》:『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今天是2020年的第一天,过完春节就是我的本命年,将近36岁。过去的一年生了二胎、换了房子、添了一辆皮卡,我在知乎写了两篇文章《计算人生》和《我是怎样失败的》,都是未完待续。我总认为人的能力大于他的付出,而自己是懒惰的,选择与决策也难做到最优。今天的主题是:无所畏惧。

阅读全文 »

今天是猫历冬二日,天气很冷。

我是一只黄种猫,刚满半岁,快要成年了。猫历一年有四季,秋季91天、冬季182天、春季91天,之后就是美美的夏天了,可惜只有一天。猫夏是一年中最舒适的季节,所有的猫民都会放下手头的事情找个舒服的角落暖洋洋的躺上一整天。我出生在阳光明媚的猫春,经历过一次猫夏,可惜当时少不更事,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夏日的温暖就迎来了萧瑟的猫秋。

岁月不饶猫,转眼就到了最难熬的猫冬,听说那些贵族猫在整个冬天都栖息在有暖气的大房子里,不用吹冷风不用找食物,而像我这样的苦逼猫,居无定所、四海为家,一到冬天简直不能更难熬了。昨天是入冬第一天,我就差点冻死,在寒风中穿梭一整天还找不到食物,饿得毛都快掉了。上帝还算眷顾,今天早上我找到一根火腿肠饱餐了一顿,傍晚时候又发现这个停车场,找了一个最避风的角落,这里停了一辆灰色的小汽车、发动机还在释放余热,在这样肃杀的猫冬能找到这样温暖的地库、懒洋洋地躺在汽车轮胎旁边,恍惚觉得自己跻身到了贵族猫的行列,真是无比惬意啊!

阅读全文 »

记忆迁移技术演进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只能整体覆盖,累似两个磁盘对拷;第二阶段可实现任意拼接组合,称为记忆融合,操作颇为复杂。记忆融合分为三个步骤:1. 记忆预处理,对两个大脑的现存记忆进行整理、分类与标定;2. 精确建模,根据融合方案与标定结果计算融合模型;3. 按照模型完成融合,并进行神经系统适应性训练。
记忆融合不仅可以任意复制、修改、拼接记忆、知识、经验,甚至可以操作认知、习惯、性格等记忆的二次抽象特征。

再次睁开眼睛时,竹萱和凯拉都坐在旁边,房间里很明亮,布局像是病房。我确认了一下并没有戴着 PetGlass,奇怪,竟然都能看到,难道是帮我做了眼睛手术?回过头看见竹萱和凯拉正温情注视着我,一股强烈的久别重逢的感动迅速浸满全身,最后从两只眼睛一涌而出,这一刻只想要一个紧紧的拥抱。竹萱站起来申开双臂,我也站起来走过去搂住她,下巴刚好抵在她柔软光滑的后脖颈上,眼泪顺着我的脸颊、下巴流下来穿过她的领口流在后背上。

呀!

阅读全文 »

Photo by Unsplash

自从2018年中秋以后,几乎每个春节我都要写一篇寄语,今年也不例外。

很多优秀的人都特别擅长做计划,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是在自己的精心设计下开始和结束的,他们计划好自己上哪所大学、考哪个导师的研究生、去哪个国家留学、去哪个研究所造宇宙飞船等等等等,然后一一实现、分毫不差。当然,我也是很优秀的人,我也极擅长做计划,从小学开始每个寒暑假都会制作一张精确到分钟的日程表,比如7:15起床、7:20刷牙漱口、7:30古文朗读……跟所有优秀的同仁一样,认真细致、一丝不苟。不过,我也有一些过人之处,比如计划基本上不怎么实现,因此没去成剑桥大学,也没机会读霍金的研究生了。

阅读全文 »

Photo by Unsplash

一条狗跟它的主人从来就不是平等的,狗主人以为自己给了宠物足够的爱,一有空就带它出去遛弯儿,其实你的狗跟在你后面只看的得见地面和你的脚后跟,它很少见到你的脸,也完全听不懂你说的话。

阅读全文 »

猪圈里有两头猪,农夫每天都来喂食,不论粗糠烂菜都吞得津津有味。有一天其中一头猪被赶出猪圈,就在10米远的地方四个壮汉把它推倒、压在台子上,屠夫单手轻轻压着猪头,一尺长的尖刀顶着侧颈的动脉瞬间就插进去半尺,敏捷而熟练。惨烈的尖叫声逐渐凄凉而断续,屠刀抽出来汩汩的猪血开始从刀口冒出来,流进台子下面早就备好的铁盆里,接满了就换一个盆。农夫的妻子端一盆猪食倒进猪圈里的食槽,剩下的一头猪像往常一样走过来满足地吞糠咽菜,它不关心也无法理解刚刚传来的惨叫,甚至根本就没有听到,它也绝不会想到也许第二天自己也会被赶出猪圈、发出惨叫。

伴着这无聊的故事,又在 No.46的仓库度过一个晚上,感觉已经有些适应这样的生活,艰辛但简单、纯粹又不乏刺激。头天晚上的伙食不错,这一觉睡到天已经大亮,正准备起床听到屋子里有窸窸窣窣的响声,我当是东哥早起摸索昨晚的带回来的大餐呢:东哥,一大早就觅食啊?

啊!谁?

阅读全文 »

Photo by Unsplash

这个叫做印象镇的地方离市区并不太远,但我们都不熟悉,在大逃亡之前这里肯定不是现在的样子:隔老远一座仓库一样的房子,房子之间是大片的空地,远处的空地上渐渐聚起几拨零散的人群,一定是像我们一样早起出来觅食的。这大片的空地远看像废弃的煤厂,黑乎乎的一区一区,走近发现每一区都是一片四方的污泥池,池间纵横的边框就像古时的田垄,长着平凡的青草,有时也会有虫,青虫、白虫或是黑虫,这三种颜色的虫子正是我们赶早出来要找的食物。今天来得还算早,虫子在泥池垄上爬来爬去看起来很多,我和东哥各自抓了几条塞进嘴里,跟匍匐在这周围的其他人一样,一心想着抓到更多的虫子,抓到就赶紧塞进嘴里,没人会思考这里为什么会有虫子,更不会有人在意生活在成片的泥池周围虫子吃什么。不到一刻钟,垄上已经很难找到虫子了,早点时间结束,但我和东哥都意犹未尽: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