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酒店下了一夜五子棋后,我感到神清气爽。第二天,晓雯跟我讲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比如晓语在高数课堂上经常骂学生,一反她平日里文质彬彬的形象,学生背地里都说她更年期提前。她的描述画面感很强,这与我心中的老师形成鲜明的对比。其实后来我又见过一次王老师,当时场面有些尴尬,我宁愿把这段记忆抹掉。

阅读全文 »

我的家乡离印象镇不远,地处牛乌素沙漠的边缘,村子西边是一条由北向南的小河,趟过这条河,爬上一面几十米高的土坡,再向西或者向北走上几步就能看见塞上驼城的独特地貌:一望无际的黄沙上点缀着零星的植被,有沙柳、红柳和沙蒿。

我去牛省上学时,同学们以为所有的陕北人都会唱陕北民歌,于是各种卡拉OK的局都会为我点一首《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陕北民歌里有很多淳朴凄美的爱情故事,然而时代在变化,我并没有遇到过这种杨白劳时期的爱情,甚至完全不会唱民歌。相反,大漠里的一株株沙柳上长满了自由与前卫。

阅读全文 »

二十年前我瘦削干瘪得像个老头,现在年纪大了反而壮硕起来,脸庞不像以前那样皱皱巴巴,腰也挺直了,大有返老还童的意思。甚至我开始玩起滑板了,陆冲真算得上中年人的天选之板,不用上山不用下海,地库里就能玩;不光能体验到冲浪的感觉,还能模拟高尔夫球的动作,真是省钱装逼两不误。

每天中午我就在地库里穿行练习,哪个角落停什么车​我都摸清楚了,比如楼梯口这辆白色的宝马,从来没有见过,肯定是访客。据说公司从牛省理工大学请了几个什么专家顾问,一定是他们的车。

阅读全文 »

二十年前你要问我晓语漂亮还是晓雯更漂亮,我会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晓语啊!

晓语长发披肩,头顶别着一弯西瓜红的宽边发箍,几绺短发浮在额头,按现在的名词应该叫做空气刘海儿。偶尔也会在离发梢三分之一的地方缠几圈紫色的皮筋,看上去松垮垮的,若是再披一件长裙就恍若一位慵懒的唐朝仕女。但她并不似仕女那般丰硕,中等身材,皮肤白净、五官精致、神情优雅。

阅读全文 »

29

我的世界变得模糊起来,眼前出现一片红色天空,时间显得短暂而永恒,一切变得迷茫而又确定。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弄不清楚我到底是谁,是Jack、是王东、是高飞?还是王璐、晓语、晓雯?Emily又是谁?

阅读全文 »

21

曾经有一个机会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我原本可以坐着大游轮,喝着酸奶唱着歌,浩浩荡荡地打道回府,回到600多平的大别墅,闲来无事就开着我的猛禽150去郊区钓鱼,路亚、露营都行,当然也可以回归到996的上班生活、尽享福报,得空就去给前台美眉买一杯珍珠奶茶,谈谈天、说说地…

对了,我还想再去看看李阿花,她醒来以后对我将还是一无所知,而我对她的感情似乎日渐加深,我应该把想说的话写下来,我还要给《阿花的故事》配上插图,到时候作为见面礼吧,不知她会不会有些许感动。

阅读全文 »

结婚十年,我从来没给老婆买过花,仅有两次把公司颁奖礼的花束带回家去,她总是认真地找出一个花瓶插起来。为什么不买花呢?一是我读书少阅历浅,大概没看到花对于生活的价值;二是不擅长买花这门技术,倘若走进花店应该问什么?

照我的想法,就应该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来表达爱意,可是我擅长什么呢?总不能写一段代码吧?况且写代码我也不一定写得比她好,谁叫我们是同行呢!不过同行也有同行的好处,我们可以一起加班、一起出差、一起排演年会节目,漂流骑马农家乐、软件算法一家亲。感谢元旦过生日的大老板和那帮热情真诚的小伙伴,十几年前我们就搭着团建的顺风车,畅游昆明丽江大理三亚,也算尽享红利了吧。

阅读全文 »

1

我有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他叫王东。王东跟我讲了很多他自己的事情,不过我从没跟他见过面。他年纪已经很大了,现在还被困在一座山上,山上有个洞,他晚上就住在那个洞里,对,就是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洞的那个地方,他自己说的。据说他呆在那里已经有三十多年了,是在接受一种惩罚,每天要在树林里采摘和捕猎维持生计,除此之外他只能做一件事情:练琴。那个洞里唯一的家具就是一把吉他,这是一把工厂制的红松面板古典吉他,背侧板是印度玫瑰木,吉他已经很旧,到处都是磕碰和磨损的痕迹,就像王东苍老的面庞一样,满是皱纹。然而有件事情很奇怪,据王东说这把吉他已经30年没换过琴弦了,却依然可以弹奏自如,就跟他第一次拿到时一样,音色反而更胜一筹。我也弹过吉他,琴弦通常几个月就坏掉了,他的弦是什么材质,竟能用这么久?我不大相信。

阅读全文 »

老婆从邻居那里买了一箱杏,说是从百年老树上摘下来的,个头像鸡蛋一般大。我说看着就不好吃,她吃了一颗说挺好的你尝尝,我接过来咬了一口,果然不好吃,意料之中的涩,甚至果肉里吃出了草梗一样的纤维。我对她说,你知道什么叫作除却巫山不是云么?

老家隔壁六奶奶的屋前是一座不小的山梁,名曰“杏树梁”,顾名思义满梁都是杏树。杏树花季很短,粉白的花凋谢以后过不了几天就能看见满树的绿色果实,幼小的杏子青绿、带着细细的绒毛,就像一颗缩微版的桃子,家乡话叫做“酸毛杏”,特别形象生动,浑身长着毛而且特别酸。小孩子不怕酸,小学班里的同学经常去隔壁村偷酸毛杏,我家的教育凡是跟偷沾上边的事是万万做不得,然而我也参与过一两回,我一点也不馋这种酸涩的生果子,只是想跟班里的同学合群一些。当然我们很少偷同村的杏,村里都是一个姓的户家,非亲即友,只有隔壁村才是敌人,隔得越远越好。然而六奶奶家满梁的杏树却也熟不了几颗,在酸毛杏的时期就被摘光了。

阅读全文 »

跑步、练琴、写字、磕长头大约都是为了内心的宁静,花花世界里那些早已脱缰的心猿意马不至于全无约束。

15里路有多远?7.5公里,照我目前的配速40分钟可以跑完,40分钟是小学生一堂课的时间,语文老师的板书擦了又写、粉笔灰乱飞,想想就挺久的,倘是跟漂亮的同桌聊天却又觉得40分钟远远不够。如今每天上下班通勤距离有15公里,早出晚归、一天两趟再平常不过了,退回到儿时这竟是一段遥远的距离。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