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咸柳丁(下)

Picture from Internet

从后门进来看到的咸柳丁并不是酒吧,倒像一家老北京炸酱面馆,木式桌椅,古朴的装饰,店员竟也真的白大褂配大毛巾:

来了您呐,吃点什么?

特制咸柳丁,有么?

有。店员表现出明显的惊异,迅速而郑重地看了我一眼。他的答案也让我感到惊讶,原来真有这样的菜。

就要这个。就算竹喧的话不是开玩笑,我也要尝尝。

您点的是本店的特制菜品,请问您有没有了解过食用说明?

我想,了解过吧。

好,还有一点,请提供一位推荐人。

竹喧。

等菜的时间不过五分钟,却足以让我回放200年的记忆,像是对新时代的告别。最后的画面停留在这座城市最繁华的街区,高楼林立、明亮整洁,建筑物主体看上去都是透明的,只在轮廓、边缘处有浅色的提示线,相邻的楼宇并不会遮挡阳光,原理跟布满天空的光能转换器是一样的。天空下面飞行的交通工具并不多,只有零星几台货物运输机和盘旋在它们周围的小型送货机器人,虽说AirCar 很发达,但人们已经不需要经常出门了。地面同样干净明亮,但几乎找不到几株植物,光能转换器的效率比光合作用高的多。我最喜欢的一项新技术是想象播放器,可以把脑海里的意象自动组织成全息视频,当我听到喜欢的音乐时,头顶上空就会有一支幻影乐队开始演出。

咸柳丁真的只有很小一碟,七八粒的样子,颜色却不似记忆中那样酱黑。依然不能确定是不是会像竹喧说的那么神奇,我身体里仅存的微弱的激动却已经被触发。突然想到一个词:仪式感,我起身去洗了洗手,在 Media Center 里找了一首《Pumpkin and Honey Bunny》并开启幻影乐队模式,俨然一副仗剑走天涯的决绝。一切都准备停当后,用筷头夹起一粒柳丁缓缓放进口中,嗯,好像是有些咸味。入口而化的一刹那我眼前突然就黑了,根本来不及回味。菜碟再次出现时耳边隐约听到一个声音:你已丧失离开重叠时空的能力,余生将只能在这个时空度过。抬起头来看见这句话的文字早已显示在眼前,此时正在漫漫隐去,同时隐去的还有整个店面,除了我接触到的一桌一椅一碟,别的物什都在漫漫变淡、消失,现出了我刚才回忆的最后画面,我知道大脑要开始意象重建了,好让我尽快适应这个时空。

第二粒柳丁咽下后眼前又是一阵黑,我下意识地挤了下眼睛,再睁眼就看见高楼大厦的透明开始失效,逐渐显出残败的钢筋水泥,从来没想过混凝土会如此丑陋,我竟感到深深的厌恶,对!不是往日那种不痛不痒的感觉,是彻头彻尾的厌恶!没想到最先找回的感觉竟然是厌恶,真够讽刺。

碟里柳丁的颜色开始发暗,我又迅速夹了两粒,味道有些酸涩,嗯,酸涩,多少年不曾体会过的味道,幻影乐队开始演奏《Hello, Goodbye》。天空的光能转换器也开始褪去明亮,现出锈迹斑斑的金属色,世界暗淡下来了。远处一台稍大的运输机忽然直直地坠下来,一直落到地面,摔得稀烂,接着本来盘旋在它周围的小机器人也纷纷坠下,向下冰雹一样撒了一地。然后另一台运输机坠下,三台、四台,…天空瞬间清净了。

柳丁变成了黄黑色,我又夹了一粒。大厦开始崩塌,由近及远,一排排轰然倒下、摔碎,地面变成一望无际的瓦砾堆。光能转换器也开始坠落,阴霾的天空出现一个蓝色的洞,然后一点一点扩大,世界开始显露她本来的颜色,一切又变得明亮了。“You say goodbye I say hello, you say stop I say go go go.”

最后两粒柳丁已经变成酱黑色,我再夹起一粒放进嘴里,咸中微苦,这世界还能如何变化?悬浮车辆和光能转换器已经彻底坠落,高楼大厦也崩塌殆尽,天空变得格外明亮,阳光洒在大地上,而大地上平铺了整个时代。随着阳光越发刺眼,地面上的金属块、混凝土开始变软、融化,最后变成一滩晶莹剔透的融液,不禁让人想到达利的油画《永恒的记忆》。然后融液开始迅速蒸发,进而凝成云、变成雨,扑簌簌地落下来,敲打在裸露的大地上,我分明闻到了泥土的清香。雨过天晴后,泥土里窜出绿芽来,有的长成树、有的长成草,远处一片竹林、近处几株橙树,万物复苏、生机勃勃,我找回了感动,眼眶中滚出几滴泪来。

我咽下最后一粒柳丁,重咸之余竟有一丝清甜,是时候起来走走了。从木椅上起身竟是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腰背似乎也直不起来了,这半晌我大约已经变成200多岁老人该有的样子了。幻影乐队居然还陪着我,伴随 Michael Bublé的《Sway》,我欣然踏上这片久违的土地。橙树上挂满了丰硕的橙子,经过雨水洗礼愈发鲜艳诱人,就像记忆中竹喧的双乳。我步履蹒跚地继续向前走,微风拂过,树叶沙沙响,有一个身影在竹林间隐现,我感到心头一热,吟出两句古诗:“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哈哈,你落了一句。

竹喧!就是她,分明向我走来了,我开始呼吸急促、心跳加速,想必脸也红了吧。

恭喜你,找回爱情的感觉!是的,我找回了爱情。眼前的女子,优雅而喜悦,依然是那件米色长裙,不过长发已斑白,脸上满是皱纹。

我是你的妻子,从前就是。

嗯,妻子。我竟毫不惊讶,缓缓握起她苍老却温暖的手,慢慢贴近我的胸口。

你摸摸,我的心跳得多快!就像一个初恋的少年。

我也是。

夕阳西下,天空升起一片晚霞。伴随着《Sway》优美的旋律,两位步履蹒跚的老人紧握双手开始摇摆,满脸的皱纹勾勒出喜悦而幸福的笑容。

后记

麻木是抗衰老效应的并发症状,不算是病,但人活太久总会出现各种问题。一群放弃长生的人建造了这个纯净的世界,人们在离开之前可以感受到最真切的大自然。幻影乐队是时空建造者竹喧特意为主人公保留的科技元素,他们死后,幻影乐队被嵌在二人共同的墓碑上,继续演奏幸福的乐章。

跑步练琴写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