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印象镇 5

记忆迁移技术演进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只能整体覆盖,累似两个磁盘对拷;第二阶段可实现任意拼接组合,称为记忆融合,操作颇为复杂。记忆融合分为三个步骤:1. 记忆预处理,对两个大脑的现存记忆进行整理、分类与标定;2. 精确建模,根据融合方案与标定结果计算融合模型;3. 按照模型完成融合,并进行神经系统适应性训练。
记忆融合不仅可以任意复制、修改、拼接记忆、知识、经验,甚至可以操作认知、习惯、性格等记忆的二次抽象特征。

再次睁开眼睛时,竹萱和凯拉都坐在旁边,房间里很明亮,布局像是病房。我确认了一下并没有戴着 PetGlass,奇怪,竟然都能看到,难道是帮我做了眼睛手术?回过头看见竹萱和凯拉正温情注视着我,一股强烈的久别重逢的感动迅速浸满全身,最后从两只眼睛一涌而出,这一刻只想要一个紧紧的拥抱。竹萱站起来申开双臂,我也站起来走过去搂住她,下巴刚好抵在她柔软光滑的后脖颈上,眼泪顺着我的脸颊、下巴流下来穿过她的领口流在后背上。

呀!

我忽然打了个冷颤、意识到自己站在床上才跟竹萱一样高,然后有一些幼年的记忆也冒出来,每天跟竹萱、凯拉生活在一起,然而我是到成年时才认识她们啊,时间线有些奇怪……完了完了,我的记忆融合到 Jack 的大脑里了,确切地说我现在应该是 Jack。竹萱亲切温柔的声音把我的思绪从焦躁慌乱中解救出来:

Relax,宠物的记忆已经融合过来了,适应性训练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暂时感觉时间线紊乱都是正常现象,放轻松,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平静下来以后,我大脑中迅速闪过几组自问自答:

  1. 我是Jack么?
  • 我是经过一次记忆融合的后人类Jack,现在是后人类时代,由经过基因改良的后人类群族主导。
  1. 为什么要拿来宠物的记忆?
  • 为了帮助我迅速成长?
  1. 为什么选择 Sparrow?
  • 因为它存储了印象镇的体验细节,以及竹萱、凯拉、Sparrow三个人的美好回忆。
  1. 我要印象镇的知识、经验有什么用?
  • 我要在12岁之前开始负责印象镇的运营。
  1. 为什么要学习竹萱、凯拉的旧回忆?
  • 有人希望我18岁以后可以重启一段定格久远的恋情?
  1. 恋情?为什么?
  • 竹萱和凯拉作为清理工程师,在清理最后一批人类时与Sparrow发生了恋情,后来Sparrow跟他的同类都被清退到印象镇。竹萱大胆地将Sparrow的DNA改良后进行克隆,并在凯拉的子宫中孕育,成品就是现在的Jack。
  1. Sparrow 去哪了?
  • ……

最后一个问题我自己似乎无法回答。凯拉静静地看着我,似乎能听到我思绪中所有的问答,最后恰到好处地提示:

下午我们一起去找他。

后人类时代的生活,完全不像人们当时幻想的样子,并没有屏幕连成片、(飞)碟儿满天飞。相反,置身这个时代就像回到了远古,中午吃的是电饭锅蒸出的米饭,还有青椒炒土豆片,我迅速在新得的记忆里搜刮一番,果然这就是几百年来最美味的食物。这个时代也不用塑料袋、不用洗洁精,所有消耗物品都是可降解的。凯拉将我们用过的餐具打包成整整齐齐的一摞然后放进一个环保箱,看起来有些眼熟,三个人将箱子抬进电梯一直送到小区绿道边的大铁柜,刚放好就进来两个佝偻扭斜的怪物开始翻腾。看到他们的样子我先是一惊然后忍不住涌出眼泪来:这是东哥带着精灵王子正在找食物呢!

“哎,王子,我总结出一个规律,每天中午过后这个点来,食物会比较丰盛……”

我看着他俩将我们刚塞进去的环保箱翻出来,把里面的餐盒连同食物残渣一股脑全嚼进去,俨然是在吃大餐,对站在一旁的我们三个视而不见。

定向感官屏蔽是基因改造技术的一部分,世界上的现存事物逐步被分类标记,越来越多的东西只能被后人类看到,Sparrow、东哥他们只能看到需要他们处理的事物,比如环保餐盒、地里的虫子等。整个小区的空间被做过一次复制,拷贝版向第四个纬度做了千分之一度的旋转,简称千一度空间。从印象镇进入小区的通道有一个过滤闸门,后人类进入小区后会自动来到正常空间,人类宠畜则会被过滤到拷贝空间、只能看到有限的物体,而他们自己则被后人类一览无余。我看到每个大铁柜旁边都有几只宠畜在翻腾,翻完之后佝偻歪斜地跑开,想到记忆中与他们为伍的日子,心中不免一阵酸楚。据说拷贝空间的机制就是在我作为Sparrow跟东哥、王子一行人闯过小区之后增加的,后人类没想到这几只宠畜这么大胆,居然敢直接闯回旧居HIVE,搞得彼此都吓了一大跳。

小区的院子里绿草如茵、池塘水榭、风景优美,完全看不到专门为千一度空间设置的黑水、泥泞。偶尔经过的宠畜惶恐而小心翼翼地避开每一处防止踩踏的花草,想必他们的世界里看到的是某种毒虫恶草吧。一直到 New Farm No.46,一路风景宜人,曾经住过的大仓库远看是一个颇恢宏的木屋,偶尔有几个衣衫褴褛的宠畜进进出出。走进去发现木屋四处漏风,Sparrow并没在屋里,木头架子床上铺着稻草、没有被褥,我驾轻就熟地爬到东哥的上铺,顺手拿起稻草下面的一本《后来的故事》:

竹萱,这个书是怎么回事?

你忘了么?是我送你的礼物啊!

屋外昔日捉虫的泥塘原来是一片片麦田,如今已是一望无垠的金黄色,千一度空间把麦田设置为黑泥池应该是担心宠畜把麦穗踩坏,让他们不要随意进入。田垄上的黑白青虫却是真正的麦虫,后人类已经完全抛弃了农药,此刻昔日的同仁们正在认真努力地捉虫,捉到三五只一并塞进嘴里,脸上洋溢着浓浓的满足感。

在No.47也没有找到Sparrow,路过Dogwood 消失的那个屋子,发现房间是全透明的,那个诱人的大胸金发美女正在里面“工作”,又是一副八块腹肌的皮囊,脱得精光躺在手术床一样的台子上,看似处于半昏迷状态,大胸美女机器人一寸一寸抚过他的肢体,腹肌及往下的部分检查得格外仔细。看的我汗毛直立,幸亏当时进去的不是我!

小孩子家,别看了!No.47是负责移植器官培育的,身上什么部件坏了都可以从这里取备件。

那,Sparrow是要做我的专属备件么?

等你长大再说吧,不过现在看来他是逃走了。

竹萱说这句话时,一贯波澜不惊的脸庞上夹杂着一丝自豪和喜悦,就好像逃脱的是她自己。

Jack wechat
微信公众号:灵感FM
喜欢就好 赞赏其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