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印象镇 1

Photo by Jack

这橘色的魔幻而卡通的天空让我每一个细胞都注满了自信和愉悦。或许是因为刚刚同竹萱去看了幻影乐队的露天演唱会,从头到脚的激情久久不能散去,乐队的全息互动最High的时候连接了9万多观众,所有人几乎连呼吸都保持一致、演绎共同的节奏。当然我这么兴奋也可能是因为正牵着竹萱的手,走在去开房的路上,Music、Sex谁说得清呢。

酒店的大堂很明亮,我停下来颇专注地看着竹萱,明亮的眼睛、由于兴奋而微红的耳根、恰到好处的脸型、嘴唇、下巴、肩膀、似乎在微微跳动的锁骨、丰满活泼而自信的胸部…我心中自以为竹萱是最好看的女生,却一直不擅长赞美,表达的方式就是毫无保留地看着她,她大概也明白这大约又算是夸赞了。

还是上楼吧。

电梯说话间就到了276楼,房间里的灯光却一如100年前的酒店,昏暗而暧昧,竹萱先洗完澡套了一件米色的睡裙躺在床上,就像一条起伏的美人鱼。我忍不住吻上伊娇羞柔软的双唇,伸手抚着她紧致的小腹打算顺势滑上去…

快去洗澡。

洗澡,也是一件让我欲罢不能的事情。这种人们每天都离不开的卫生助手AI,虽说很久以前就发明出来,但近十年才逐渐改善了用户体验,直到现在能够让像我这样原本不爱洗澡的人欲罢不能。啊~只需要轻轻躺在温暖柔软的浴缸里,AI就像古时候的仆人一样为你洗头、搓背、按摩…当然最舒服的还是剪指甲,那力道、精度、灵活性是任何生物都无法匹敌的。做什么事都不能沉迷,不然肯定误事,等我洗完澡竹萱竟然睡着了。我再次吻住伊的双唇并将手伸进睡裙,从楚楚的腰间往上,细腻的肌肤下隐隐摸到肋骨的起伏,再往上就变柔软了…呀!醒了。

不是竹萱醒了,是我醒了。

揉了揉眼睛,确乎依然寄在这偌大的像仓库一样的房间里,十来张架子床、二十多个陌生人,只有下铺的东哥是熟人,做过同学和同事。

做春梦了么?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还真是,你猜我梦到什么啦?

什么,难道是自助食堂?

那算什么,我梦到酒店了,电梯,276层嗖就上去了,还有卫生助手AI,爷美美地洗了一个澡…

洗澡?…

东哥陷入深深地沉思,洗澡确乎是一件遥远的事情了。谁也想不到消费降级能发展到如此迅速而离谱:忽然有一天小区停水了,供水部门联系不上,你找去竟发现一排排政府部门都倒闭了;然后照明瘫痪、电梯停止工作,上百层的楼梯体力好些大半天才能爬下去,饭馆、超市、菜场全都停止营业;现代化的城市系统比起男耕女织、养牛喂鸡的原始体系脆弱的多,人们遇到问题只知道应该投诉某某部门,现在问题如潮水般涌来,而那些『部门』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紧接着通信系统罢工,各种无线网络设备在电量耗尽前就变成了摆设,很多人翻出八十年前的古董想连接到有线通信网络,愕然发现100年前的笑话成真了:电话线没电了!直到这时,久违的恐惧感同时涌进每一间死寂的HIVE、涌进每一个现代公民的心头。人们开始收拾行囊,准备逃离『现代化』、逃离『科技』、逃离一个庞大、复杂、停止运行的系统,收拾完毕才发现旅行装备清单里的东西有90%都用不上,挑来拣去只有古董柜里的军刀和锅碗瓢盆大概才能派上用场。

东哥,趁早找吃的去吧?

想到锅碗瓢盆,胃里的饥饿守军又开始军心涣散、节节败退了。这种饥饿带来的恐慌在逃离后没几天就出现了,除了超市仓库的角落里遗落的面包、饼干碎片,人们一时很难想到去哪里找食物。无助的人群在城市废墟的边缘盲目地移动,天空突然飘了一场雨,长期生活在光能转换器的遮罩下面,人们早就忘记下雨的感觉。此时头顶上又暴露出最原始的天空,一场大雨浇醒苟活的人们:你已回到了远古的、纯生物的世界。人们的行囊全被雨水打湿了,好不容易雨停了,我开始整理背包,发现随身带的一本纸质书变成了切片面包的样子,闻上去也有一股面包的清香。

环保材料能吃!

有人开始惊呼,饥饿的勇敢者马上实践印证了一个事实:凡是标注为可食用环保材料的物件真的都可以吃,而且遇到雨水后会变成食物的样子,还会有食物的味道。比如书籍变成切片面包,硬纸盒变成薄脆饼干,环保购物袋变成肉松一样的美味。狼狈的人群中扬起一股略带喜悦的骚动,人们纷纷开始整理行囊,看看自己带了多少了宝物,又印证了一句古话:书中自有黄金屋。我检查了包裹里的防水袋,里面是30年前跟竹萱看幻影乐队演出时的全息互动影像记录,这是我从HIVE带出来的唯一一件电子产品,此时看来它的价值不如躺在旁边的一本《后来的故事》。这书也是三十年前跟竹萱有关的东西,那个橘色的傍晚竹萱说是她自己写的故事送给我,当时我并不大信——没见她几时学过写书这项古老的技能,然而第二天竹萱忽然不见踪影,就像隔壁HIVE突然失踪的小男孩Jack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传说这是一种最新的死亡方式,直截了当、毫无征兆、无法挽回。我从此一天比一天孤独,每天做最多的两件事就是回放全息影像和阅读《后来的故事》,一个超现代、一个老古董。然而这古董的故事并不好读,或许这种原始的能力正在退化,每次读完第一页就无聊到不行,好像马上就要睡着。然而毕竟是竹萱留下的念想,越是思念就越是珍惜,逃离的时候特意用防水袋装起来塞在背包的最里面,第一次下雨得知书淋过雨可以吃,我把防水袋扎得严严实实生怕进去蒸汽,到后来食物越来越匮乏,我依然紧守底线绝不碰《后来的故事》,就好像某一天真的能再见到竹萱。

你的书还不打算吃么?

东哥你开玩笑呢吧!?你知道么,我刚刚除了梦到洗澡,还梦见竹萱了,她还像以前那么美,洗完澡躺在床上等我呢。

还真是春梦啊!说真的你那书再拿出来看看,说不定里面有什么神秘食物藏宝图呢。我知道东哥是饿昏了头想再看看切片面包过过眼瘾,毕竟填饱肚子的需求已经高于一切,没有人关心书为什么会变成食物,好奇心、求知欲轻易就被饥饿感消灭。我打开背包,慢慢从最里面的夹层拿出防水袋,把略皱的书本紧紧攥在手里,小心翼翼地翻开第一页:

后来的故事(楔子)
人从来不会用猪的语言告诉猪:你不要乱跑、乖乖呆在猪圈里,吃好睡好熬过这个秋天你就能解脱了,再也不会有任何痛苦。猪也不会知道它是被农夫从市场上买来从小关进猪圈里,它只知道猪圈就是猪的世界,每一只猪都会诞生在这里;猪也绝不会知道人的世界完全不同,猪圈外面的神每天赐予你食物其实只是为了让你长得肥一点;猪更不会知道,秋天过后自己就会死在农夫的屠刀下,成为这些圈外之神桌上的美味…

书!

一不留神,我手里的书被一只早起的同类饿鬼抢去,大喊着就往嘴里塞。

竟然藏了一本书,你看我们都饿成什么样子了,还打算进修文化么?

从来没打过架的我不知哪里来的一身豪气,出手就是重重的一拳,打在饿鬼的腮帮子上,东哥顺势将书夺了回来。我余怒未消扯着他的脖子摔翻在地上,上去又是两脚,狠狠地照脸踢去,周围没人劝架,包括东哥。我突然间怒气全无,也不觉得内疚,似乎一下子失去了人性变得冰冷,看了一眼东哥,接过我的书想找一个可靠的地方藏起来,然而这该死的破地儿阴暗潮湿、四处漏风,难不成我还能找出一个带锁的抽屉么?100度的无助再次从每个毛孔里渗出来…

还是放回背包随身带着吧,走,我们去找食物。

东哥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一步一趔趄地离开栖身的仓库,地上的泥泞似乎比前一天更重了。

我们晚上还回这儿么?

走着看吧。

看上去几步远的地方走了老半天,又来到这块破旧的路牌下面,一块类似BNL广告的硕大的牌子,架在高高圆柱上面,斑斓的灰绿色背景,方圆几百米都看得到上面的白色大字:印象镇,下面是一行稍小的英文:New Farm No.46.

Jack wechat
微信公众号:灵感FM
喜欢就好 赞赏其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