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海滩边的美女

这一阶段工作已经无聊到极致,之前提到过,就是数车,具体讲就是在十字路口架几台相机,24小时拍摄每个方向的过往车辆,我们录像拷贝回来在电脑上一遍一又一遍的播放,从里面统计车辆的数目、车牌号码,并记录下几点几分几秒有一辆什么颜色的车闯了红灯,几时几刻哪个方向出现了拥堵,几时几刻发生了事故……等等等等,怎么样?酷么?唉!

好在,跟Winny的关系有了转机,人在愉快的时候总是能够忍受更加无聊的工作,甚至工作效率也会提高。我们工作的地方就在当地交警大队,离宾馆大约5分钟的路程。我去的时候,早起的同事已将前一天的录像数据拷贝好,4台电脑分摊开来每个人负责一个路口,24小时,几十个G的数据,还不止看一遍,,,想想就头疼。做这件工作,我是效率最低的一个,盯着4倍速快进的录像不停地看,我一会儿就困了,常常在不自觉地打盹儿。

无聊之余,为了尽量少打盹儿,我常常会留意一下录像中车辆特征以外的的东西,比如车窗内的司机、比如副驾驶位的美女,当然运气好也会捕捉到司机与美女的肢体互动种种,只可惜有意思的东西太少。我分到的录像是滨海路的一个丁字口,正好能拍到安吉拉吉他琴行外面的海滩,录像是按时间顺序排列的,从0点开始看,夜里的车辆不多,速度可以很快,太阳升起后会有逆光,录像一片白看起来很费劲。从午后开始,会陆陆续续有人下海,我的注意力渐渐转移到偶尔出现的比基尼上,费力地搜索性感美女,一连翻了6、7个小时的录像却始终没找到让人眼前一亮的。正当又快打盹儿的时候,隐约看见有一个穿长裙的长发女子一闪而过,我连忙把录像倒回去,慢放,录像播放到18:54分左右,太阳快要下山,天空一片温暖的红色,女子正从路边走向海滩,长发,米黄色的裙子,真像!!!我瞬间困意全无,心跳一下子快了好多,脸上热辣辣的。

我像打了鸡血一样迅速把活干完,然后悄悄将这段录像拷进U盘。晚饭的时候我心里还想着这件事情,焦躁不安。饭后让同事们先回宾馆,我又折回交警队,从机房拷贝了连续几天的录像开始搜索。结果令人惊奇:从出海游泳的那天起,每天傍晚白衣女子都会出现,而她第一天出现的时刻差不多正是我游过隔离网呛了一口水的时候。啊!你在哪里?

我整理完录像的时候已经过了12点,匆匆忙忙跑回宾馆,同事还没睡,说是他们回来的路上拣了一个手机,没有通讯录,通话记录里只有一个号码,打了好多次总说是正在通话中,真是怪事。我拿起来看了看,就是诺基亚的最低端机,扛摔耐打的那款,翻开通话记录我又吃了一惊:这不是那个司机师傅的电话么?

“这个手机交给我来处理吧。 ”

“行啊,呵呵,又在想艳遇呢?”

一晚上辗转反侧,完全无法按捺心中的好奇和激动,一方面期待天赶快亮,这样就能顺着线索去寻找她;另一方面又有些纠结:如果真的找到白衣女子,应该说点什么?做点什么?我对她应该抱以怎样的情感?

跑步练琴写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