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海的问候


        

映像中去年七夕在浙江海盐,一个人住空荡荡的三人间。这里是钱塘江的入海口,我第一次看见海,最深刻的感受就是“大”,不只是一望无垠那种大,你平时所见的波纹、涟漪,在这里都被放大若干倍。傍晚时候,有风,观潮台下面波滔汹涌,浪来的时候拍得石壁啪啪响。当时我也叠了小船,放入汹涌的海,它荡啊荡漂了好远,比其它人放的孔明灯还要远。。。

今年的七夕,我来到烟台,这里的海看上去更广阔,但不那么汹涌,开发区有10公里的海滨公路,开车从东向西一路都能看见沿岸有下海的人,好像这里的居民都是两栖动物。新闻上说台风“梅花”可能到达烟台,我怂恿同事们在台风来临之前去海里游一次泳,不然就没机会了。买泳衣的时候已然漂起了雨,我说雨后的水会更温暖,同事将信将疑,但我没有骗人,小时候雨后去坝里凫水的情形历历在目,只不过现在面临的是海水。

海盐的海不蓝,我当它不是正宗的海,到了烟台海依然不蓝,我开始怀疑海到底是不是监色,不过至少有一样是真的:海水真他妈的咸!!!一碗水得搁几斤盐才能和成这个比例啊!!!雨停了,天空依旧阴沉。我钻到水里就兴奋起来,拉着Winny朝深处走,她却以为我要谋害她,尝试几次就放弃了。海水荡得厉害,跟游泳池完全两码事,我告诉Winny,你觉得身体往下沉时,就把头埋在水里,身体自然就浮上来了,游稳一点慢一点,不会沉下去的,我们都在旁边,看你不行就拉你一把。她终于禁不住劝,开始在较深的地方徘徊,其实游得挺好,根本没有要喝水的迹象,我们都很失望,各自游开了。大家在更深地的方玩了一会儿又折回来,我看到情况似乎不妙:Winny应该是呛了口水,很激动的样子。我赶紧游到近处,看见她双手紧紧攥着旁边一个男生的胳膊,上气不接下气地对着他怒气冲冲地说:你不是说要拉我一把么!!!怎么站在那里毫无反应啊!!!!要看我淹死么???你是想要我淹死么!!!你这人怎么这样呢!!!我连忙游到跟前:

“Winny,呃,,,我在这儿。。。”她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拽着陌生人的胳膊臭骂了一通。我摘下自己带度数的泳镜递给她,头也不回的朝深处游去,不然丫一定不会放过我。

以前老问别人能游多少米,学会游泳后感觉这个跟跑步是一个道理。你要是百米冲刺,一会儿功夫就累得不行了;如果是慢跑就看体力与耐力了,可以一直游到没有力气。岸边的海水有些浑浊,天色也暗下来了,我又把泳镜摘了,视野不是很好。游到水深能没过我的地方时,周围已经没什么人,继续往前游,最后一只人类消失在视野里。就这样望着前方,仿佛苍茫大海就你一个人在漂荡,突然之间心中泛起一股微微地恐惧,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浅处还是有成堆的人再嘻戏,岸边的楼宇依稀可见。继续往前游,这种微微的恐惧实际上等同于一种令人兴奋的刺激。

当我看到前方隔离网的浮标时,天空又漂起了雨。恐惧、好奇与兴奋的感觉一并袭来,肾上腺素驱使我翻过网子继续朝前游。虽然只是置身于勃海弯的最最边缘,即使你一直朝北游也不过游到大连,但此刻,这是一种极其真切感受:茫茫大海,就是你一个人,你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我尝试钻到水下睁开眼睛,雨水和天气的原因,还是看不清。天已经很暗了,我开始往回游,不知是累了还是方向弄错了,感觉游了好一会儿都没看见隔离网。我开始焦急,一急就把握不好节奏,没几下就上气不接下气,“咕咚”呛了一口水,真他她妈咸!!!我有些慌,这样下去要出事啊,,,赶紧停下来把头埋进水里,调整呼吸。。。某一刹似乎看见水中有鱼,就是帮同事养的那几条,但个头都翻了好几倍,被葬花盆的那一条还很欢实,为之殉情的独眼龙还没长出眼睛。。。

调好气息渐渐平静下来,再次浮出水面时,我看见你驾着船漂来,手中举一把红伞,好像“雨伞的家”阁楼顶上那一把。你申手拉我上船,我发现这就是去年七夕在海盐叠的那只纸船,原来漂到了这里。

雨大了,风浪渐起,小船却异常平稳,我们躲在小红伞下面,异常详和。你问我世界上什么最恐怖,我惊魂未定,置身大海孤立无援时最恐怖。你说葬身大海无非一死,只是损失了后半生;失去信仰才恐怖,前半生也将被否定。我想了想,确有道理。

不大一会就回到岸边,小船似乎也没碰到隔离网,同事正在沙滩上等着:

“快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啊?不是早就开始下了么?”

“没有啊,你看沙滩还干着呢。。。”

我回头看,小船早不见了。

跑步练琴写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