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午夜的电话


        

下午出发同Winny还有另外两个同事去烟台。走之前看了看碗里的三条鱼还都很活蹦乱跳,同事不同意放生索性就交还给她照顾,Winny花盆里的文竹也绿了许多,生机勃勃。

工作性质比较特殊,我常常奔走于全国各地的高速公路,有时候还要频繁出入当地公安局的指挥大厅。经常在不同城市之间游走,有机会坐在各式宾馆的窗前遥望每个城市的星星,有机会在各地的高速公路栏杆外面撒尿,有机会在新疆戈壁的立交桥上伴着轰隆声酣然入睡,也有机会在长春的山东菜馆里吃到北京烤鸭。松花江、玄武湖,回忆时不记得忧伤,全忘了辛苦。。。去烟台的火车要14个小时,四个人在火车上玩牌的空档我又走神了。

第二天早晨六点多到达烟台,天气阴沉沉的,没想到从北京逃到烟台还是见不到太阳。宾馆的楼道里有一股很浓重的潮湿的味道,房间很小,窗户只能打开20CM左右的缝,据说是为了防盗。每次出差我都带着音箱和 iPod, 3000多首歌曲,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打开音箱坐在阳台里,一边听歌一边望着窗外流动的风景。安顿好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音箱,是王菲的不留:

。。。

我把心给了你身体给了他

情愿什么也不留下再也没有什么牵挂

。。。

两个女同事的房间在对门,白天四个人就在我们房里趴在床上对着电脑数车,晚上边嗑瓜子儿边看一男PK24女的电视节目,大约把我们房间弄到乱七八糟时候,她们就可以回到对门干净整洁的房间安心休息了。午夜十二点,电话准时响起:

“喂,先生,需要服务吗?”

“不需要,谢谢!”

回答总是这么干脆,是我一向正直呢,还是活的不够真实?

“呤……”

电话再次想起,我拿起话筒不知所措,对方说:

“你有十块钱么?”

“啊?……有。”

“那你等我。”

……

她来的时候我快要睡着了,看到一脸清秀的笑容我立刻兴奋起来。拉了拉她冰冷的小手,捋了捋伊顺滑的长发,回忆一拥而至,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感慨之情难以言表,只有拥抱,紧紧地拥抱。

我们默契依旧,她搬椅子坐在一旁,侧脸、长发披肩,我拿出碳笔,从额头那一缕开始画,长一点的可以捋到耳后,再长一点的一直捋到肩头。然后画眼睛、脸颊,画完下巴的时候,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我在右下角写上Jack,然后交给她,她掏出那支红色钢笔开始写字,表情很平和,却写了很久……

大约她写完以后,我醒来了,房间的灯是关着的,同事在打鼾。一些情节忘记了,比如她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比如她是谁……但那清秀的笑容和披肩的长发都历历在目。床头的柜子上分明是一张素描纸,一丝丝的长发,从额头到耳后再到肩头,分明是我一笔一笔描画的。右下角的钢笔字清晰可见:

我把风情给了你日子给了他

我把笑容给了你宽容给了他

我把思念给了你时间给了他

我把眼泪给了你责任给了他

我把照片给了你日历给了他

我把颜色给了你风景给了他

我把距离给了你无言给了他

。。。

跑步练琴写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