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两条生命


        

早上六点多时突然醒过来,发现衣服鞋子都没脱,迷迷糊糊感觉要迟到了,看了眼手机匆忙洗漱,洗完了才意识到正常应该是7:30起床,,,又亏了。。。隐约记得昨夜好像有奇怪的事情发生,有雨,有血,有女子,有,,,呃,,,大约又是做梦了。

走的时候又开始下雨,我预感整个夏天都不会见到太阳了。路过烤串摊儿,看见光头老板把门前的土翻了个底儿朝天,猜不透丫是要种菜还是要养猪。到公司时恰好看到几个同事围着我的“烤鱼”,我喊了一声:

“不许偷吃,还没长大呢!”

同事们刷地扭过头来瞪着我,一脸凝重的表情。可能大事不妙,我急忙上前:原来昨夜的某个时候,其中一条鱼从碗里跳出来,翻滚了好远,最后困在键盘的缝隙里,此刻已变成鱼干儿。渔姐质问我:究竟遭遇了怎样的生活让她如此弃绝生命!! 我把她葬在Winny的花盆里,但愿她与这棵半死不活的文竹相依为命,期待某一天能够双双超脱。我开始思考生命,几条小鱼,你把它们看成烤鱼,不过是失去两口肉吃;若把它们看成有追求的生命,你就应当为你的失职感到懊悔,你失去的是后半生的心安理得。人总是怀着这种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的犯贱心理,我给剩下的四条鱼撒了好些麦片。

下午的时候,楼里飞进来一只麻雀,渔姐又千叮咛万嘱咐:麻雀性子很烈的!你们别惊动它,它会撞墙自杀的!你们!你们要小心点!轻手轻脚的。。。好像我已经变成杀人凶手了。。。

。。。

悲剧还是发生了,不是麻雀,是最小的那条鱼,换水的时候没有及时兜着网子,他直接蹦出来一头扎进下水管,,,我左手拿着碗右手举着网,呆立良久,其间各种画面掠过脑海,,,这样一条热爱生命的鱼,他凭借坚韧的毅力通过自己的努力使失去的左眼重新长出来,用最弱小的身体同比自已强壮很多的伙伴竞争,看得出他是多么热爱生活,多么想活下去,心中有着多么坚定的信仰,,,而此刻,他到底怎么了?是愤怒么?是对这个操蛋社会的申斥么?是追求自由的一种抗争么?还是要与死去的同伴殉情???

晚上回到家心情很低落,,,打算好好反省一下。。。把衣服泡上,裤兜里翻出一张纸,啊,真是那张叠小船的纸!!!右下角写了一个手机号!!!昨晚的事情不是梦!!!

看见这张纸,心情好了许多,这就是传说中的艳遇么!?迫不及待地拨通这个号码。

“喂,要打车么?”电话那头是粗犷的男声。

“呃,,,不好意思,打错了。”我很失望,原来是司机师傅的号码,沮丧的心情立马恢复原状。。。

小说的伟大之处在于:随随便便来一句“若干年之后”,就他妈什么都过去了。我好想来一句“若干年之后,Jack有了自己的公司,业绩还不错。他的生活依旧简朴,在西山角下盖了一院小楼,每天上班就开一辆普通的BMW X6,载着他的妻子”。。。可惜生活不是这样,我依然很苦闷。。。

苦闷的时候总爱思考人生,有时候会悟出一点道理,这样就不苦闷了,有时候什么也悟不到只好继续苦闷,继续思考人生。少年时有段时间一直苦闷,于是常常思考人生,像哲学家一样探求人为什么存在,人活着干什么,后来的结论:一个人来到这世上就开始等死,我们能做的就是在等死的过程中死皮赖脸的多活几天。而活着似乎也不简单,过于平淡就会淹没在社会里,人们只知道社会的存在而不知道你的存在,只有脱颖而出才好意思作为一只独立的个体存在。怎样才能脱颖而出呢?我们周围形形色色的同类每日拼死拼活的奋斗正是不断的从一个阶层里爬出来然后淹没在另一个阶层。政治课本里讲过,社会就是个圆锥,奋头的人会一天比一天更出众。奋斗就得有理想,常常质问自己:你丫到底有没有理想,你这艘破船究竟要驶向何方?

跑步练琴写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