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论语·子罕》:『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今天是2020年的第一天,过完春节就是我的本命年,将近36岁。过去的一年生了二胎、换了房子、添了一辆皮卡,我在知乎写了两篇文章《计算人生》和《我是怎样失败的》,都是未完待续。我总认为人的能力大于他的付出,而自己是懒惰的,选择与决策也难做到最优。今天的主题是:无所畏惧。

阅读全文 »

今天是猫历冬二日,天气很冷。

我是一只黄种猫,刚满半岁,快要成年了。猫历一年有四季,秋季91天、冬季182天、春季91天,之后就是美美的夏天了,可惜只有一天。猫夏是一年中最舒适的季节,所有的猫民都会放下手头的事情找个舒服的角落暖洋洋的躺上一整天。我出生在阳光明媚的猫春,经历过一次猫夏,可惜当时少不更事,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夏日的温暖就迎来了萧瑟的猫秋。

阅读全文 »

记忆迁移技术演进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只能整体覆盖,累似两个磁盘对拷;第二阶段可实现任意拼接组合,称为记忆融合,操作颇为复杂。记忆融合分为三个步骤:1. 记忆预处理,对两个大脑的现存记忆进行整理、分类与标定;2. 精确建模,根据融合方案与标定结果计算融合模型;3. 按照模型完成融合,并进行神经系统适应性训练。
记忆融合不仅可以任意复制、修改、拼接记忆、知识、经验,甚至可以操作认知、习惯、性格等记忆的二次抽象特征。

阅读全文 »

Photo by Unsplash

自从2018年中秋以后,几乎每个春节我都要写一篇寄语,今年也不例外。

很多优秀的人都特别擅长做计划,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是在自己的精心设计下开始和结束的,他们计划好自己上哪所大学、考哪个导师的研究生、去哪个国家留学、去哪个研究所造宇宙飞船等等等等,然后一一实现、分毫不差。当然,我也是很优秀的人,我也极擅长做计划,从小学开始每个寒暑假都会制作一张精确到分钟的日程表,比如7:15起床、7:20刷牙漱口、7:30古文朗读……跟所有优秀的同仁一样,认真细致、一丝不苟。不过,我也有一些过人之处,比如计划基本上不怎么实现,因此没去成剑桥大学,也没机会读霍金的研究生了。

阅读全文 »

Photo by Unsplash

一条狗跟它的主人从来就不是平等的,狗主人以为自己给了宠物足够的爱,一有空就带它出去遛弯儿,其实你的狗跟在你后面只看的得见地面和你的脚后跟,它很少见到你的脸,也完全听不懂你说的话。

隔壁HIVE的小姐姐凯拉是竹萱很要好的同事,长得精致而可爱,竹萱经常邀她一起玩,偶尔也会带上我;当然有时竹萱不在,我也会跟凯拉一起去吃个饭看看剧之类。后来有一天竹萱忽然告诉我,凯拉生了小宝宝名叫Jack,竹萱说话的语气兴奋而神秘,就像她自己生了宝宝一样。而我却没什么感觉,凯拉生了宝宝,爸爸是谁呢?她俩不说,我也没好意思多问,三个人还是会一起出去玩,不对,加上小Jack就是4个人了。

阅读全文 »

猪圈里有两头猪,农夫每天都来喂食,不论粗糠烂菜都吞得津津有味。有一天其中一头猪被赶出猪圈,就在10米远的地方四个壮汉把它推倒、压在台子上,屠夫单手轻轻压着猪头,一尺长的尖刀顶着侧颈的动脉瞬间就插进去半尺,敏捷而熟练。惨烈的尖叫声逐渐凄凉而断续,屠刀抽出来汩汩的猪血开始从刀口冒出来,流进台子下面早就备好的铁盆里,接满了就换一个盆。农夫的妻子端一盆猪食倒进猪圈里的食槽,剩下的一头猪像往常一样走过来满足地吞糠咽菜,它不关心也无法理解刚刚传来的惨叫,甚至根本就没有听到,它也绝不会想到也许第二天自己也会被赶出猪圈、发出惨叫。

阅读全文 »

Photo by Unsplash

这个叫做印象镇的地方离市区并不太远,但我们都不熟悉,在大逃亡之前这里肯定不是现在的样子:隔老远一座仓库一样的房子,房子之间是大片的空地,远处的空地上渐渐聚起几拨零散的人群,一定是像我们一样早起出来觅食的。这大片的空地远看像废弃的煤厂,黑乎乎的一区一区,走近发现每一区都是一片四方的污泥池,池间纵横的边框就像古时的田垄,长着平凡的青草,有时也会有虫,青虫、白虫或是黑虫,这三种颜色的虫子正是我们赶早出来要找的食物。今天来得还算早,虫子在泥池垄上爬来爬去看起来很多,我和东哥各自抓了几条塞进嘴里,跟匍匐在这周围的其他人一样,一心想着抓到更多的虫子,抓到就赶紧塞进嘴里,没人会思考这里为什么会有虫子,更不会有人在意生活在成片的泥池周围虫子吃什么。不到一刻钟,垄上已经很难找到虫子了,早点时间结束,但我和东哥都意犹未尽:

阅读全文 »

Photo by Jack

这橘色的魔幻而卡通的天空让我每一个细胞都注满了自信和愉悦。或许是因为刚刚同竹萱去看了幻影乐队的露天演唱会,从头到脚的激情久久不能散去,乐队的全息互动最High的时候连接了9万多观众,所有人几乎连呼吸都保持一致、演绎共同的节奏。当然我这么兴奋也可能是因为正牵着竹萱的手,走在去开房的路上,Music、Sex谁说得清呢。

阅读全文 »

Picture from Internet

咸柳丁是城南的一家店,隐约记得店里有一样菜,酱黑色,好像腌萝卜丁,只在碟底铺了不多几粒,味道却很好。筷头夹起菜丁一粒一粒送进嘴里,就像品尝了半个人生的美味,吃完最后一粒,关于咸柳丁的回忆就全部播放完毕。

  然而,我并不记得何时去过这家店,也不知道柳丁是什么丁。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首歌叫做黑色柳丁,想不起来唱的什么,但同名专辑的另一首歌《今天晚间新闻》却映像深刻,像是电视新闻节目的录音,可能因为过于真实,听起来很恐怖的样子。有时候恐怖莫过于现实,可人们依旧愿意从睡梦中爬起来,一头扎进现实的泥淖里,只在闲暇时偶尔思考一下:生命真的有意义么?我如今却有大片闲暇专门用来思考人生,因为工作效率有所下降,一个180天的假期启动了。谁都知道当今最要紧的是处理复杂事物,我却开始迷恋简单的事,常常忆起小时候在果园里种树的情景,一锨一锨铲土,渐渐挖出一个四方的坑,然后将果苗栽进去,再把坑填平并围起一圈垅,最后浇上一桶水就可以开始挖下一个坑了,全程基本不用思考,关键是种下了希望,几年后的某个秋天就能收获自己种的果实了,想不通当年的我竟对这样健康而有意义的活动感到厌烦。如今早已没有地方可以种果树,多年前我的消遣是躺在沙发里看电视,而现在想必怀旧商店里也找不到电视机了,或许还可以去Media Center 找一找过去的老歌。

阅读全文 »

想必很多人都思考过这个问题,比如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庄子、爱因斯坦、马斯洛以及像我这样虚度光阴一事无成的普通青年。就跟青春期对《生理卫生》这门课程特别感兴趣一样,如果你开始思考宇宙、思考人生、思考『人活着干什么』,就说明你的三观正在形成。那末,我的故事从高四那一年说起。

当时我在日记本上写出一篇文章,洋洋洒洒好多页,从理论上分析『宇宙依据什么发展、人活着干什么』这一宏大的命题。写好之后给一位同样爱好写作的同学观摩,他给出很高的评价,大约是说我读书那么少竟写出这样高深的东西,总之是很高很高的评价。这篇文章我大学时重新整理过一次,最近正在思考事物状态评价、人类行为模型等奇怪的问题,便拿出最初手写的原作比较一番,发现还是高中时写的好,那些观点现在许是想不出的,大约那个时期就是我思想的巅峰吧。

阅读全文 »